首頁 » » 【深度】消失的社區銀行

【深度】消失的社區銀行

作者:Betty 發表日期:2018-02-14 12:34:27 分類:

五年前,銀監會下發《中國銀監會辦公廳關於中小商業銀行設立社區支行、小微支行有關事項的通知》,中國銀行業開始大舉進軍社區銀行。銀行以誰網點多就掌握了更多資源的商業思維使「社區銀行」如雨後春筍般冒出。

但五年後,光景一去不復返。在互聯網金融浪潮的衝擊下,當初社區銀行打通金融的「最後一公里」,「彎道超車」想法並沒有實現,「小而美」的社區銀行逐漸成為了雞肋。取而代之的是新開社區銀行增速驟減,數家社區支行終止營業。

社區銀行關停潮

界面新聞記者走訪一家於2017年下旬關閉的社區銀行,該支行曾建在深圳中心區一家中高檔住宅的會所內,現在已被健身房所取代,許多附近居民不知該支行早已關閉,仍熱心地為記者指路,另有兩名居民表示不知道這裏曾經有銀行。僅一位受訪者表示清楚這家支行已關閉,這位受訪者稱他在當初支行新開業時進去過一次。

記者還走訪了深圳多家社區支行發現,在營業的社區支行門可羅雀。一家位於商業區的較大型社區銀行,裏面只有一名客戶辦理業務,卻有兩名保安,五名銀行工作人員。另一個位於居民區的社區銀行內,卻在本應業務繁忙的時段,櫃枱和前廳空無一人。

隨着門庭漸冷,一些社區銀行的營業時間也縮短了。在深圳一家社區支行的營業時間信息欄中,界面新聞記者發現營業時間被白紙貼上,更改為18:00。而據隔壁商家反應,此前的營業時間一直到20:00。周末的營業時間更是被改為「暫不營業」。

多位業內人士對界面新聞記者表示,社區銀行的產出沒有達到預期效果,因此多家銀行都在往回收,尤其是前期網點鋪得太多的銀行。

據界面新聞記者梳理深圳地區社區銀行數據,自2014年2月8日,深圳市銀監局首批渤海銀行深圳藍灣半島社區支行開業至今,深圳市共243個社區銀行網點獲批開業。其中,2014年和2015年是社區銀行新增數量最多的年份,分別新開104和107個,但到了2016年,情況急轉直下,當年僅新設16個社區銀行,2017年這個數值僅為13個。

在深圳地區鋪設社區網點的銀行中,民生銀行凸顯其野心,2014年至今共新增52個社區銀行,平安銀行和華潤銀行分別以26個並列第二,招商銀行和浦發銀行分別以19個並列其次。

在2016年的深圳地區,浦發銀行率先關閉了一家社區銀行,至今,共有5家不同銀行在深的29個社區銀行網點終止營業。其中,民生銀行關閉了14個,浦發銀行關閉了11個,華潤銀行關閉了4個,中信銀行和交通銀行分別關閉了2個和1個社區銀行網點。

浦發銀行對界面新聞記者表示,深圳分行從2016年下半年開始,加快網點佈局調整,加快構建規模小、專業性強、有特色化的銀行網點。同時根據社區銀行實際經營情況,調整和關閉了部分綜合經營水平較低的網點,以充分優化資源配置,集中力量提高客戶服務品質與口碑。

事實上,全國多地的社區銀行都有調整和關閉的趨勢。北京銀監局的信息顯示,2017年全年,監管部門共對北京地區近70家社區支行批覆終止營業。而截至2017年年末,廣東銀監局和上海銀監局分別批覆21家和14家社區支行終止營業。

社區銀行水土不服

社區銀行(Community Bank)的概念源於美國,定義為資產規模在10億美元以下的銀行,經營範圍相對較小,集中在某些區域內。根據美國聯邦存款保障機構(FDIC)的最新數據,2017年第三季度,美國社區銀行的凈收入增至60億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長9.4%。

以富國銀行為樣板的社區銀行在美國無疑是成功的,並且在美國商業銀行體系中扮演着積極角色,當金融危機倒逼其他銀行進行資產大幅縮減時,居民更傾向於將儲蓄從失去信任的大銀行轉存去一些社區銀行。

然而,這個成功的商業模式在中國卻水土不服。

2013至2014年社區銀行在中國興起之時,恰逢以餘額寶為代表的互聯網金融風靡全國,誓要顛覆傳統的壟斷格局。與此同時,經濟下行也導致各行業的風險升高,而各種民營資本也在進軍銀行業。

腹背受敵的銀行於是押寶社區銀行,開始大舉在居民住宅區里設立銀行網點,希望通過下沉式的服務,挖掘到更多潛在客戶和潛在需求。這些網點有別於傳統的支行,通常面積更小,取消現金業務櫃枱,在裝修上更加舒適親民,硬件上更加依賴智能終端機器,員工人數也有所減少,有些小的社區支行僅配有一名客戶經理。

從前述深圳地區社區銀行開業圖表中也可以看出,社區銀行的佈局主要是中小型股份制商業銀行,由於傳統支行網點數量有限,需要用社區銀行彌補客戶服務半徑不足的弱點。

一位前社區銀行的客戶經理對界面新聞記者表示,當時社區銀行的理念是,開到20:00,一周7天營業,對於客戶是方便辦理業務,對於銀行來說是希望更多吸儲。一開始新客戶比較多,畢竟社區支行不用排隊,開戶只用10來分鐘,但隨後逐漸變得冷清。客戶經理是輪班制,考核主要是新開戶和存款。

然而,就算是小而美的社區銀行,成本也並不低。在深圳一家社區臨街一層的社區支行走訪時,旁邊一位地產中介向界面新聞記者表示,這家支行一年的租金約為20多萬元。加上前期裝修費用、設備投入、人員成本和日常經營費用,也是筆不小的開支。冷清的客流產生的效益已經愈加難以覆蓋成本。

現在,支付寶和微信已帶動人們走進「無現金」社會,銀行的網上銀行和手機銀行的功能也較為全面。在整個社會電子化金融消費的習慣下,加之大部分銀行非現金業務都可以在網上辦理的情況下,社區支行顯得十分雞肋。

多位受訪者對界面新聞記者表示,平均半年或者一年才會去一次銀行或者社區銀行,平時都在手機或者電腦操作,大部分業務都可以在移動端辦理。而由於支付寶和微信支付的便利,人們甚至連去ATM機取錢的機會都很少了.

國內社區銀行設立的基礎通常基於地域概念上的「社區」,僅是為了在人流多的居民區內設立一個營業場所。然而,拋開認同感、群體精神和人際關係的「社區」銀行,其門欄和傳統銀行厚厚的防彈玻璃所帶給客戶的感覺是一樣的,很難做到「下沉式」服務。

一位銀行業人士對界面新聞記者表示,總體來說,目前社區銀行只是硬件和地理位置的些許改變,但服務和營銷都與以往傳統銀行支行沒有太多改變,做的一些營銷活動,其實以前就有。產品方面也並沒有針對特定客戶開發特定的產品,沒有差異化。客戶粘度不夠高,社區銀行的末端價值也無法體現。

這樣看來,基於地理位置的社區銀行,即使沒有互聯網金融的超車,其弊端也容易顯現——當社區里的居民開發的差不多的時候,發展總會遇到瓶頸,由於服務和產品沒有差異性,可持續性較弱。

調整與轉型

事實上,在經歷社區銀行低潮的同時,一些銀行也在積極地尋找社區銀行轉型之路。

社區銀行正在向二三線城市和郊區下沉。根據美國獨立社區銀行協會(ICBA)網站數據,美國社區銀行的網點分佈有54%分佈在農村,26%分佈在城市的郊區,17%分佈在城市。在中國,以廣東為例,廣東銀監局在2017年下半年批覆開業的8家社區銀行中,有6家都在二線城市東莞,另外2家雖在廣州,但也是在花都和增城的非中心城區。

如果只是局限於傳統銀行業務的社區支行,實際上就是把支行開進了社區,存在意義並不大。而社區支行未來的轉型或許會在輕型化、智能化、人性化和打通場景上面下功夫。

浦發銀行對界面新聞記者表示,浦發銀行正在加快渠道的變革和轉型,一方面積極建設線上渠道,滿足人們對於電子渠道、網絡渠道金融服務的需求。另一方面銀行肩負着普惠金融以及服務民生的社會責任,加快實體網點輕型化、便捷化、人性化轉型是必由之路,會進一步提升金融服務效率與質量,努力打造貼近社區、躬耕社區、服務社區的精品網點。

此外,雖然社區銀行關停潮持續,但從數據上看來,從2016年開始的調整和關停對於部分銀行的社區支行業務不無好處。

據民生銀行2017年半年報顯示,截至報告期末,持有牌照的社區支行1653家,比上年末減少41家。社區網點金融資產餘額達2017.37億元,比上年末增長353.81億元。社區網點客戶數達535.56萬戶,比上年末新增73.50萬戶。

而興業銀行2017年半年報顯示,截至報告期末,持牌社區支行1001家,較上年增加30家,超過85%的社區支行已實現盈利。

(界面記者張曉雲對本文亦有貢獻)


本文來源:http://www.jiemian.com/article/1939264.html

Tag:
本文鏈接:http://www.bbqbarbecues.com/823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