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 美國華裔首富逆襲史!身價超馬斯克、梅鐸,超愛買地買樓,養了個女兒還是斯坦福學霸…(附視頻)

美國華裔首富逆襲史!身價超馬斯克、梅鐸,超愛買地買樓,養了個女兒還是斯坦福學霸…(附視頻)

作者:h 發表日期:h 分類:

"一天一點會員口語群"4月招生進入倒計時,詳情請見連結:招生簡章|"一天一點"會員口語群2018年4月招生倒計時第5天!

說起美國的紙媒,除了《紐約時報》和《華盛頓郵報》兩大黃金招牌,就是發行量第三的《洛杉磯時報》了。 而就在2月份,該報被美國華裔首富黃馨祥大手一揮,以5億美金(約合人民幣31.6億)收購。 這位首富身家90億美元,還是全球最富有的醫生,更是洛杉磯全城最富有的人,老規矩,我們今天就來扒一扒這位白手起家的美國華裔首富。

在正式開扒之前

先來看看這位首富的在USC的精彩畢業演講

說起美國的紙媒

除了《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兩大黃金招牌

發行量第三的《洛杉磯時報》也是頗負盛名

可是就在前不久

一位神秘的華裔富豪大手一揮

竟以5億美元的「天價」將其收入囊中

《洛杉磯時報》的新主人

是一位素來行事低調、可身價早過百億的富翁

他擁有許多令人羨慕的頭銜——

全球最有錢的醫生、湖人隊股東、企業家、慈善家

更讓人意想不到的是

他還是名副其實的美國華裔首富!

美國華裔首富黃馨祥

(圖片來源於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上圖中這位頭髮微白、笑容可掬的華裔大叔

就是我們今天故事的主人公——黃馨祥

在2016年《福布斯》全球億萬富豪排行榜中

他以119億美元的身價排在第81位

甚至一度超過了把跑車送上火星的馬斯克

以及世界傳媒大亨梅鐸

在2016年的福布斯排行榜中

馬斯克和梅鐸分別排在第94和96位,被黃馨祥甩在身後

(圖片來源於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平時喜歡穿西裝、打領帶的黃馨祥

不僅是個一言不合就要買買買的「大土豪」

還是個滿腦子想着對抗癌症、拯救人類的科學家

同時還養出了精通五國語言的斯坦福女兒

然而,滿臉都寫着「優秀」、「傳奇」、「精英」的他

根本就不是什麼生來就含着金鑰匙的富二代

而是個一路從社會底層打拚上來的「醜小鴨」!

01

雜貨店之子的「美國夢」

黃馨祥的祖籍在我國廣東省的台山市

祖祖輩輩都是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窮苦老百姓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

全家人為了躲避戰亂,謀取新的出路

歷經千辛萬苦移民到了南非

黃馨祥的故鄉在海的那一頭的中國廣東

(圖片來源於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黃馨祥的爸媽為何不選擇歐美作為移民目的地

卻偏偏會對南非「情有獨鍾」

他們當時的心路歷程已經無從考證

只是全家人在南非安定下來之後

也並沒有過上衣食無憂的富足生活

而是靠着一家小小的雜貨店勉強維持生計

以至於黃馨祥小小年紀也不得不當起了雜貨店夥計

誰能想到身為華裔首富的他,從小就給雜貨店當夥計

(圖片來源於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從小就幫着家人經營店鋪的黃馨祥

成長在曾經奉行「種族隔離政策」的南非

他親眼目睹了南非社會底層的貧苦動盪

經常還要忍受當地惡棍對華人的歧視和欺凌

這個心智早早成熟的少年感覺自己一定要離開這裏

而改變命運的唯一途徑就是教育!

黃馨祥的母校——南非金山大學

(圖片來源於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1968年,剛滿16歲的黃馨祥考入了南非知名學府

位於約翰內斯堡的百年名校——金山大學

和前南非總統曼德拉做起了校友

然後,他就在這裏苦心學醫

還一路從本科讀到了博士

到黃馨祥23歲畢業之時

他已然成了該校歷史上最年輕的醫學博士之一

這段紮實的醫學生涯,也為他後來發家致富打下了基礎

(圖片來源於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畢業後在當地知名醫院做了幾年實習醫生的他

深感醫學科研和實踐在南非均深深受限

就在那時

他認識了熱衷於演藝事業並有着荷里活之夢的妻子

小兩口合計來合計去

還是決定不顧一切地前往美國尋夢

黃馨祥夫婦的合影

(圖片來源於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當兩人來到美國之後

妻子米歇爾的荷里活星途可能不算很成功

因為看着她的樣貌很難想起有什麼代表作……

不過黃馨祥的科研事業卻像坐上了火箭一般

產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

美國可以說是黃馨祥事業的轉折點

(圖片來源於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黃馨祥來到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

從事各類藥物的實驗研究工作

並成功研製出對抗糖尿病和癌症的藥物

其中還包括食品藥品監督局批准上市的乳腺癌藥物

隨着「黃馨祥」這個名字出現在50多個國家專利中

頭腦機敏的他想到了變現的方法——

白手起家,創辦多家製藥公司

黃馨祥不僅是一個醫生,更是一個商人

(圖片來源於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嚴格說起來

學醫的他並不完全是一個致力於救死扶傷的醫生

他選擇將更多的精力放在科學研究上

讓科研的進步成為人類對抗病魔的堅強後盾

與此同時,他還很有商業頭腦和市場眼光

懂得如何利用天然優勢和已有資源為自己發家致富

就在他的幾家製藥公司小有成就的時候

黃馨祥卻一口氣拋售了這些生產藥物的公司

短期內賺取的86億美元讓他迅速晉升為超級富豪

至此,「窮小子」的命運也被徹底改寫

黃馨祥創辦的製藥公司成為他發家致富的「第一桶金」

(圖片來源於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02

熱衷「買買買」的土豪養成記

通過科研成果變現的方式積累了更多財富的黃馨祥

逐漸顯露出了一言不合就要買買買的「土豪」本色

中國人對房地產的熱情也悄然體現在他身上

在他成為全美有名的億萬富翁之後

曾一口氣花了約5600萬美金

把周圍13戶鄰居家的地皮通通買下

並把它們擴充為自己家的一部分

營造了一個總面積約為20234平方米的「領地」

黃馨祥「領地」的俯瞰圖

(圖片來源於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在這塊大大大大大地皮的基礎上

他又花重金翻建了一座佔地約2500平方米的豪宅

光是廁所就有十幾個

「每天從40平米的床上醒來,在家裏逛逛都會迷路」

這種瑪麗蘇小說中才會有的情節

在他身上恐怕已經成為了現實……

黃馨祥豪宅的俯瞰圖

(圖片來源於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作為新晉富豪的他

當然不可能只擁有這一處地產

黃馨祥每隔兩三年就要大買特買一番

前兩年就在美國千萬豪宅聚集區Newport Beach

花1500萬美元購置了一座海濱豪宅

和巴菲特、尼古拉斯·凱奇做起了鄰居

然後又花4500萬美元買下附近一處私人海灣

而且是帶沙灘和綠地的那種哦~

這個時候只能感嘆貧窮限制了我們的想像力……

(圖片來源於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買買房子和地產還不算完

喜歡打籃球的他又看上了NBA湖人隊的股份

幾年前,他就從前NBA球星「魔術師」約翰遜的手中

收購了對方持有的4.5%的股份

從此正式成為籃球隊股東的一員

而這麼做的原因

其實是為了更方便邀約隊員們陪他一起打球…

黃馨祥和籃球明星科比在一塊兒

(圖片來源於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曾經作為醫學生的黃馨祥

大概對醫院也有很深的「執念」

去年7月,他就收購了加州當地的六所醫院

其中包括洛杉磯歷史最悠久的聖文森醫療中心

這下的確可以正大光明地說醫院是我家開的了

(圖片來源於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而今年收購紙媒《洛杉磯時報》的舉措

其實是和他自己的童年成長經歷有一定關係

作為中國移民的後代

在種族隔離時代的南非長大

曾飽受歧視的他深知「新聞自由」和「發聲」的重要性

報紙及其背後的「公信力」也是他一直看重的東西

黃馨祥成為了《洛杉磯時報》的新主人

(圖片來源於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03

和癌症死磕,做慈善,他是認真的

如果你覺得黃馨祥是個只會「買買買」的暴發戶

那你就大錯特錯了

沒錯,黃馨祥是靠着自己在醫學上的建樹發家致富

可這並不意味着醫學對於他來說

就只是賺取利潤的工具

用醫學的進步為人類創造更美好的生活

其實一直是他不變的初衷

黃馨祥在美國醫學研討會上發言

(圖片來源於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2014年末,時任美國副總統的拜登

請黃馨祥來幫忙治療不幸罹患腦癌的兒子

可惜病人的病情已經到了晚期

黃馨祥縱有再高的醫術也難以妙手回天

痛失愛子的政要在黃馨祥面前成了一個悲傷的父親

見過太多太多這樣令人心碎場景的他

最終寫出了一份倡導「癌症免疫療法」的白皮書

黃馨祥提出了「癌症免疫療法」

(圖片來源於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在此計劃中

黃馨祥希望通過現代信息技術與生物技術的融合

讓癌症不但可以治療

甚至能夠像打流感疫苗一樣可以預防

而不是等到了病情晚期再手足無措

黃馨祥花了足足四個小時向拜登講解自己的理念

目睹着兒子親歷病魔之痛的副總統也有所打動

痛失愛子的拜登

(圖片來源於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2016年1月

奧巴馬宣佈發起尋找癌症治癒療法的「登月計劃」

黃馨祥借這個大好時機

創立了美國全國免疫治療聯盟(NIC)

他以領袖的身份奔走斡旋

努力聯合政府、業界和學術界力量

共同向讓人望而生畏的癌症宣戰

「既然選擇了醫學,那就總要為人們做些什麼」

躋身富豪之列黃馨祥的確是個「很有錢的醫生」

可他始終沒有忘記作為醫生的真正使命

黃馨祥正努力踐行着自己的「癌症登月計劃」

(圖片來源於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除了把抗擊癌症當作全力以赴的目標

黃馨祥和妻子米歇爾還在慈善方面付出頗多

他們成立了家族基金會

專門資助醫院、醫療企業和醫學院校

只要平日裏是在為平民百姓提供醫療服務

都極有可能會得到黃馨祥夫婦的支持和捐助

黃馨祥為南加州聖莫尼卡的聖約翰健康中心捐贈1.35億

(圖片來源於《洛杉磯時報》的報道)

他加入了比爾·蓋茨夫婦發起的「捐贈誓言」計劃

承諾在逝世後至少捐贈一半的財產給慈善事業

這項計劃的踐行者大多是世界知名的富豪

比如比爾·蓋茨、巴菲特、扎克伯格……

他們往往不會執拗地做巨額財富的守成者

而是選擇心甘情願地用財富來回報社會

黃馨祥也並非巨額財富的守成者

(圖片來源於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當談及自己的慈善觀時

深受從醫生涯影響的黃馨祥表示

他希望改善美國醫療保障體系不平等的現狀

確保每位公民都能在最需要幫助的時候

儘可能得到最棒的醫療服務與救治體驗

「這大概也是我和我的後代會盡力去做的事情吧」

家族基金會代代傳承的藍圖與構想

體現的亦是這位華裔富豪身為醫生的最初心愿

黃馨祥的慈善工作始終着眼於醫療事業

(圖片來源於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04

精通五國語言的女兒畢業於斯坦福

在抗癌和慈善方面很高調的黃馨祥

卻很少在媒體公眾面前談及他的家人

不過海外媒體還是扒出了他的女兒Nika的個人履歷

發現這個繼承她爸聰慧基因的小姑娘簡直優秀

黃馨祥的女兒Nika

(圖片來源於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Nika是畢業於史丹福大學的高材生

在校期間主要攻讀國際關係並輔修了創意寫作

在她大三暑假的時候

就只身前往南非開普敦幫助被愛滋病困擾的人群

作為社工為他們提供志願服務工作

Nika也是個熱心腸的人

(圖片來源於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除了傲人的學歷和善良的心靈

Nika還極具語言天賦

年紀輕輕的她已經掌握了五種語言:

英語、西班牙語、意大利語、阿拉伯語和科薩語

她也很想運用才能為世界各地的困難人群發聲

對於父親的醫學事業和慈善見解

作為女兒的她也表示受到了極大的鼓舞

Nika應該也是黃馨祥的驕傲

(圖片來源於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在接受斯坦福校報採訪的時候

Nika說父親是一個「從來不會掩飾自己的人」

他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堅持什麼,反對什麼

你往往一眼就能看得很清楚

一旦找到認準的事情

他的恆心和行動力會讓你「感到恐怖」

不過正是在這樣榜樣力量的激勵之下

Nika也學會了找到了自己的目標就絕不放鬆

從生活貧苦的雜貨店之子到叱咤風雲的華裔首富

黃馨祥的「逆襲」也許有一些運氣的因素

但他的成功絕不僅僅是因為好運

聰明、勤奮、睿智、上進

這些都是一個人邁向頂峰必不可少的因素

而在身處巔峰的時候

不會被純粹的物慾沖昏頭腦

卻依然保留着那一份心繫他人的善良初衷

這才最值得我們每一個人尊敬和銘記!

華裔首富手中的醫療集團

黃馨祥是誰?

黃馨祥現年65歲,是特朗克公司第二大股東。在美國,人們叫他Dr. Patrick Soon-Shiong Chan。美國《福布斯》雜誌估算,黃馨祥凈身家大約78億美元。

陳頌雄是誰?其實這也是他的另外一個中文名。

黃馨祥於1952年出生,既是醫生、科學家,又是一個成功的企業家。

黃馨祥成立過多個公司,其中包括VivoRx、American Pharmaceutical Partners(APP)、Abraxis BioScience、NantOmics、NantHealth、NantWorks。APP在2008年以56億美元的價格賣給德國Fresenius SE公司,現金和股票共值30多億美元。2010年,他以29億美元的價格Abraxis BioScience出售給Celgene公司。這一波操作,讓黃馨祥2016年的身價高達90億美元(人民幣約560億元)。

黃馨祥現任NantHealth、NantWorks、以及名下多個基金會的董事長和行政總裁(CEO)。黃馨祥也是洛杉磯湖人的小股東。

上面這一番投資和操作,凸顯了黃馨祥在市場和投資方面的敏銳嗅覺,但別忘了,他的本職是一名醫生。

作為一個外科醫生,黃馨祥曾任職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醫學院,1993年,黃馨祥第一次把糖尿病療法運用於人體試驗,成功對一位糖尿病人進行了胰腺細胞移植,雖然移植細胞幾個月後,病人又不得不恢復注射胰島素。但這也成為當時轟動一時的新聞。

VivoRx是黃馨祥人生中成立的第一家醫院,專攻糖尿病藥品的研發。當時,大型製藥商麥蘭和黃馨祥的大哥都對其研發的胰腺細胞移植很感興趣,他們共同為VivoRx公司提供了500萬美元的投資。

上世紀90年代末,他擴大了對癌症治療的研究。他組建了Abraxis BioScience,從事抗癌藥物紫杉醇納米製劑的研究。其中一種藥物對他的影響至關重大,成為他日後財富增長的基礎,它的名字叫「Abraxane」,這是一種將熱銷抗癌藥Taxol包入白蛋白的製劑,目的是讓癌細胞吞噬白蛋白中毒而亡。2005年,該藥獲得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批准使用。除紫杉醇納米製劑外,黃馨祥還擁有另外50多項美國專利。

陳頌雄的醫療商業版圖

NantWorks是黃馨祥創立的控股母公司,旗下有九家子公司,其中兩家是上市公司(NantHealth和Nantkwest),主攻癌症製藥研究和醫療大數據。

NantHealth

NantHealth 是一家以精準醫療和健康大數據為主的健康科技公司。近十年來,NantHealth開發了一套自適應學習系統,其中包括獨特的軟件和硬件系統基礎架構,可收集、分析和解釋數十億分子,不斷改進決策,並進一步優化臨床路徑和決策算法。

NantHealth於2016年在納斯達克上市。公司着重研發精準抗癌治療產品,包括:

GPS 精準癌症分子測序:全球最全面的癌症分子檢測;全基因組和蛋白質因測序。通過對病人全面分子檢測,找到與其基因突變相關的靶向藥和臨床試驗項目。

Eviti癌症數據庫:美國最完整的癌症數據庫和循證診斷決策軟件。通過對不同治療方案療效和價格比對,讓保險公司和醫生做出最佳診斷決策。數據庫有針對不同種類癌症治療數據並實時更新。

醫療數據與健康檔案自動載錄系統: 美國第二大醫療器械一體化(Medical Device Integration)應用程式和硬件。無論何種醫療器械記錄的體徵數據,或何種電子病歷制式,該程序可以自動將體徵數據導入電子健康檔案,節省醫護人員的人工輸入,提高效率和準確度。

2012年10月,黃馨祥宣佈NantHealth的超級計算系統和網絡,可以僅花47秒的時間從癌症樣本中分析基因數據,用18秒的時間進行數據轉換。

2015年,流動式電子病歷產品龍頭企業Alls收購了NantHealth 公司部分股權,投資總額達到了2億美元。兩家公司計劃聯合開發一系列新產品:基於應用程式界面對兩家公司解決方案進行整合;通過 Alls的FollowMyHealth解決方案研發GPS Cancer測序;整合NantTransporter 使 NantCancer Genome Browser、NantContraster和Paradigm等產品可以訪問數據;具備語義互操作性的ACO解決方案。

在這些產品幫助下,醫生和病人可以積極參與到疾病的治療過程之中,並且儘早對病情採取干預治療措施。

2017年12月4日,NantHealth宣佈支持加利福尼亞大學發起的一項研究,三藩市(UCSF)使用NantHealth的GPS Cancer™基因組分子分析測試來探索轉移性或復發性乳腺癌患者的分子基礎。這項研究由聯合首席研究員Hope S. Rugo博士和加州大學三藩市分校的Denise M. Wolf博士領導。

NantHealth將2017年收入增長276%歸功於GPS Cancer™和先進的腫瘤解決方案。隨着業務的不斷推進,GPS Cancer還將目光放在了東南亞國家以及墨西哥等南美地區。在去年第三季度,NantHealth與新加坡的亞洲基因組公司(Asia Genomics)簽署了全球定位系統癌症協議,根據該協議,亞洲基因組學將向新加坡,馬來西亞,泰國,越南和菲律賓的醫生分發全球定位系統癌症。

GPS收入在第三季度超過100萬美元,比第二季度增長128%。總收入則達到了2180萬美元,比上年的2070萬美元增長了5%。

NantBioScience

NantKwest是黃馨祥的另一家上市公司,研發用NK細胞發展免疫抗癌藥的臨床研究公司,附屬於NantBioScience。NantKwest公司基於NK細胞的平台利用生物活性殺傷細胞作為生物癌症治療的策略,其設計目的是通過三種不同的作用模式誘導細胞死亡,抵抗癌症或感染細胞:

(1)使用活化的NK細胞(aNK),其通過細胞與細胞的接觸將毒性顆粒直接釋放到細胞中。 (2)使用haNKs(其是NK細胞工程化以摻入與施用的抗體結合的高親和力受體)的抗體介導的殺傷,增強癌細胞殺傷效果 (3)靶向激活的殺傷taNKs,它是NK細胞工程化以摻入嵌合抗原受體(CARs)以靶向治療癌細胞表面上發現的腫瘤特異性抗原。

在製藥領域,NantBioScience開發了小分子合成化合物,包括抗體在內的生物製劑以及包括NK同種異體移植平台在內的基於細胞的免疫治療藥物。

在診斷領域,NantBioScience開發了用於治療指導的組學和分析平台,包括全面的腫瘤/正常基因組和轉錄組學分析以及定量複合蛋白質組學。NantBioScience還開發了一種複雜的新型表位鑑定平台,可以鑑定適用於腫瘤特異性抗原的新表位; 這些新的腫瘤特異性抗原可以用於腺病毒和/或NK平台。這些組學分析最近已通過CLIA / CAP認證實驗室提供。

NantBioScience2016年4月宣佈與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的國家癌症研究所(NCI)合作,簽訂了一項合作研究與發展協議。在CRADA、NantBioScience及其附屬機構,如NantKwest在單一療法和聯合免疫療法中進一步發展他們的專有重組NK和單克隆抗體。

其它子公司則着重研發抗癌藥物和精準分子測序,包括NantOmics、NantCell 等 。

NantOmics提供包括GPS癌症和靶向蛋白質組學,結合DNA測序、RNA測序和定量蛋白質組學等服務,NantOmics提供患者癌症的綜合分子圖譜,其解決方案可以檢測癌症中的基因組和蛋白質組學改變,並為個體化的患者管理確定潛在的治療選擇。

專門用於研發腫瘤免疫療法的NantCell成立於2015年,次年即獲得5700萬美元融資。

醫療界的「曼哈頓計劃」

以上九家公司只是黃馨祥以NantWorks為「養分」結出的果實,除此之外,他還有一個更大的野心。

美國的醫療費用每年都在增長,包括醫院和診所在內的醫療集團的成本也隨之水漲船高。黃馨祥認為,醫療費用的提高是因為各機構之間缺乏溝通。這些醫院無組織、無資金,甚至沒有技術能力創建通訊基礎設施。因此,從第一家開始,黃馨祥打開了他這部「醫療機器」的開關。

普羅維登斯醫療服務系統(Providence Health & Services,PHS)率先開展黃馨祥的醫療界「曼哈頓計劃」,PHS是俄勒岡、加利福尼亞、阿拉斯加、華盛頓、蒙大拿等州34家醫院組成的天主教非營利性醫療系統。

在美國,大約有1/3的胰腺癌患者接受了錯誤治療。黃馨祥意識到,如果不與高科技神經系統相連,單憑計算機智能無法解決該問題。

他收購費城的Eviti公司,這是一家向保險公司提供服務的公司,能保證癌症醫生不會開錯藥(及為開錯藥買單)。公司有30名腫瘤學家和護士瀏覽最新醫學期刊保證信息更新。

黃馨祥還收購了佛羅里達州為醫院設備與電子健康記錄系統聯網的iSirona公司。如今他聲稱能夠整合包括脈搏血氧儀、血壓監測設備和體重秤在內的6000種不同醫療設備及所有主要醫療服務供應商的數百種診療軟件和財務軟件。

黃馨祥還買下了其它一些技術:可讓醫生在移動設備查看CT掃描圖像和核磁共振圖像的工具Qi Imaging;售價80美元的藥品GlowCap,患者服藥時間一到便自動發光,打開瓶蓋後醫生便可知悉。另外黃馨祥還一億美元收購改造了美國政府高速計算機網絡National Lambda Rail,打通了數據傳輸的壁壘。

所有這些技術設備——再加上黃馨祥自行研發或收購的幾十種,通通被納入了錯中複雜的商業版圖中。

作為在南非種族隔離時代成長的中國移民之子,黃馨祥已經習慣被人質疑,並且在這些質疑聲中一次次地證明了自己。他16歲高中畢業,22歲從醫學院畢業。他的第一個病人是南非白人,不讓黃馨祥接觸他。但在黃馨祥治好了他的鼻竇炎之後,他逢人便說:「找那個中國人,一定要讓他給你看病。」

「當別人否定我能力的時候,那便是我人生中最激動的時刻。」黃馨祥曾表示,「我不管他出於什麼原因或目的這樣說我,但我都會這樣回答他:太好了,因為這正是我需要做的。」黃馨祥覺得,如果想有所作為,就不能隨波逐流,「持不同觀點或者標新立異,這沒有什麼不對。」

因此,對於了解他的人來說,從未踏足過傳媒界的陳頌雄,並不是一件意外之事。對於渴望別人關注的他,收購《洛杉磯時報》無疑將提升自己在當地傳媒界的影響力。

"一天一點會員口語群"4月招生進入倒計時,詳情請見連結:招生簡章|"一天一點"會員口語群2018年4月招生倒計時第5天!

高薪誠聘涉外勞務,包食宿,有額外收穫!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來源:http://www.sohu.com/a/227999014_608434

Tag:
本文鏈接:http://www.bbqbarbecues.com/104583.html